30/06/2020

經營拍賣行?從納高賣盤說起……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費吉

    費吉

    中國文史哲學士,收藏家,古董商,英國戴維德基金會(Sir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牛津亞殊慕蓮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導賞員,足跡遍及外國及香港拍賣場、博物館。國內宋代窰址考察團顧問,對宋瓷硏究獨具心得。曾師從已故上海博物館館長馬承源,現時為多個國內外私人收藏機構顧問。

    逢周二更新

    古董投資秘笈

  德國人給世人的印象是做事嚴謹、一絲不苟,因此生産了大量品牌行銷國際,如汽車、電器丶機械、鐘表等等,但在瞬息萬變、競爭劇烈的拍賣行業,卻顯得守舊,跟不上時代的步伐。

 

  據報德國唯一知名的中國藝術拍賣行「納高」(Nagel auction)近日入稟法院,申請啟動債務重組程序,而幸運的是,一位「白武士」竟然在短時間内願意接手,讓其逃過破產的命運。

 

  納高弄至如斯田地,新型肺炎疫情固然是一個原因,另一個不大不小的原因是拍賣場地從德國史特加遷移至奧地利薩爾斯堡,予買家不便。

 

  經營一間拍賣行,最重要的是人材,其餘都是次要。中國大陸的拍賣行超過一千間,大部分掛羊頭賣狗肉,就算是所謂一丶二線拍賣行,也是名大於實的居多,原因很簡單,整個中國大陸濫竽充數的「磚家」太多,擁有真才實學的專家太少。

 

乾隆青花礬紅彩穿花龍紋天球瓶  來源:納高拍賣

 

  我認為納高最主要的死因是專業不足!2018年秋拍,納高上拍一支「乾隆青花礬紅彩穿花龍紋天球瓶」,估價只是區區的30,000-50,000歐羅,但最終以高於估價180倍的7,300,000歐羅成交。納高的專家給出如此低的估價是因為對拍品有懷疑、不熟悉行情,還是兵行險著,玩壓低估價吸引買家的把戲,不得而知。如果我是貨主,當然捏一把汗,因為如果當時只得兩個不太熱衷的買家舉牌,天球瓶很容易便會以賤價沽出!果真如此,納高的專家是失職,令到有意將藏品送去納高拍賣的收藏家卻步,大大影響未來的佣金收益。外行人可能不知道,收貨是拍賣行業非常重要的一環,收不到可以擺上檯面的貨,或數量太少,一場拍賣便不成氣候,吸引不到有實力的買家入場。場面冷冷清清,收入當然大打折扣,更可能入不敷支。我從蛛絲馬跡看到納高的問題非一日之寒,只不過納高一直不面對。

 

清乾隆黃地青花穿花龍紋天球瓶  來源:香港蘇富比

 

  2018年4月3日香港蘇富比拍出一支「清乾隆黃地青花穿花龍紋天球瓶」,成交價70,586,500港元。早於2015年10月7日,同是香港蘇富比拍出一支「清乾隆青花礬紅彩海水騰龍紋如意耳扁壺」,成交價29,880,000。「乾隆青花礬紅彩穿花龍紋天球瓶」、「清乾隆黃地青花穿花龍紋天球瓶」、「清乾隆青花礬紅彩海水騰龍紋如意耳扁壺」三支瓶儘管不是完全相同,但後兩者提供相當多的拍賣訊息,納高的專家可能並不知情或視而不見,否則不會給「清乾隆黃地青花穿花龍紋天球瓶」估價30,000-50,000歐羅。

 

清乾隆青花礬紅彩海水騰龍紋如意耳扁壺  來源:香港蘇富比

 

  納高一個令人垢病的原因是收取的買家佣金太高,高達33%,比佳士得、蘇富比兩間龍頭大行收取的25%還要高。這麽高昂的收費,理所當然影響潛在買家的競拍意慾。

 

  「白武士」買入納高之後有何出路?如果以一貫班底、作風繼續經營下去,只會是死路一條!我認為買家應花三數年時間整靚盤數,再謀求分拆中國藝術業務來香港上市是唯一出路!

 

  東京中央於2018年尾以1.5至1.71元上市,最多集資1.65億元,現價徘徊於4-5毫之間,可說是水瓜打狗,不見了一大截!如此一間由强國人控制、没有亮麗業績支持、只靠財技上市的拍賣公司也吸引到一批盲目的投資者、炒家趕上賊船,有差不多100年歷史的納高為何不可在香港上市?

 

  我雖然不是買家肚子裏面的一條蟲,我猜測買家所想正如我所想,納高的唯一出路是大幅度裁員、精簡架構之後,以三數年時間整靚盤數在香港上市。在歐洲大陸繼續經營下去,猶如將大量金錢倒落咸水海,並没有任何前途可言!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 ‧ 生活App獨家「銀行匯率比較」功能 立即下載 iOS/Android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ing Alone Together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