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2019

愛國主義就是流氓的最後避難所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Bosco Hong

    Bosco Hong

    畫廊總監,傳記作家。曾徒步六千多公里由香港到倫敦,於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母后舊居,晉見英國皇室眾成員。

    逢周三更新

    遊於藝

  在剛好 235 年前的八月,英國肖像畫家們因爲爭奪皇室首席畫家 (Principal painter in Ordinary) 發生頗大規模的爭執。 

 

  當時的兩大畫家:Thomas Gainsborough 與 Joshua Reynolds,各自爭奪此一寶座。以為坐定粒六、早有皇室祝福的 Gainsborough,竟然不敵 Reynolds。Gainsborough 在 Reynolds 登上肖像畫家高峰的寶座後四年,黯然離世。既生瑜,何生亮,Gainsborough 死前最後一口氣,卻是呼喚著首位皇室首席畫家的名字:van Dyck。 

 

  Joshua Reynolds 除了替皇室繪畫,也自然包括很多名人。他有很多出名的畫作,其中就有當時的英國名人 Samuel Johnson。他那幅出盡吃奶的力,用他那雙長期患有眼疾的雙瞳,聚精匯神地讀著手執的書,成了一代經典。 

 

 

  Samuel Johnson 和現在的英國首相 Boris Johnson 共用著同一個中文名字 —— 約翰遜。約翰遜有眾多名言,最廣為流傳,是1775年發表的文章中其中一句話:「愛國主義就是流氓的最後避難所。」(Patriotism is the last refuge of the scoundrel) 

 

  約翰遜並不是反對愛國主義。他支持的是真正出自真心、追求普世價值觀如自由、正義、平等的愛國;而不是一個具有國與國之間、人與人之間,以優越感去抵毀他人的民族主義 (Nationalism)。 

 

  民族主義往往是披著愛國主義的狼,肆意以愛國為擋箭牌去攻擊在他眼中弱小的人。當遇到事情,講道理講不過,談邏輯也辯不清楚時,就會用愛國主義作為面牌,遮蓋民族主義的底牌,指責對方不愛國,耍流氓一樣撤賴了。

 

  Samuel Johnson 對愛國一字,寫過眾多文章,篇篇經典,也值得我們參考。在這局勢,如何分清真正且童叟無欺的 Patriotism 與 Nationalism,相信是其中一項傍身保命、隔濾言語渣滓的一道非常重要的護身符。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