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3/2017

【玻利維亞黑夜之巴士奇遇記】坐通宵長途巴士一定要帶……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TJ 及 KJ

    TJ 及 KJ

      Long Way Home是一個旅程,兩個80後香港平凡男生添仔 (TJ) 及甘仔 (KJ)在不乘搭飛機的情況下,從南美洲的智利,以陸路及水路回到亞洲香港的家。途經4大洲、33個國家,順序為智利、阿根廷、玻利維亞、秘魯、厄瓜多爾、哥倫比亞、巴拿馬、哥斯達黎加、尼加拉瓜、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墨西哥、美國、英國、法國、西班牙、意大利、梵蒂岡、聖馬力諾、克羅地亞、波斯尼亞、塞爾維亞、科索沃、黑山、阿爾巴尼亞、保加利亞、土耳其、羅馬尼亞、摩爾多厄、烏克蘭、俄羅斯、蒙古、中國,最後經羅湖回港,需時約9個月至1年。

    逢周五更新

    Long Way Home

  長路回家唯一規矩是不能乘坐飛機,我們從智利到香港,穿過30多個國家,都是用海陸交通工具。我們坐過火車搭過船,試過截順風車,甚至徙步過境,但旅程中最主要的交通工具還是巴士,除了價錢較便宜外,方便也是我們選擇它的原因。我們搭過接近80次有長有短的巴士旅程,遇過不少奇人異事,其中最刻骨銘心的,要算是我們在玻利維亞烏尤尼(Uyuni)坐通宵巴士往首都拉巴斯(La Paz)的一夜。

  那天傍晚,我們剛完成了4日3夜的烏尤尼鹽田之旅,即晚便要趕路往拉巴斯。我們早打算乘搭火車,怎料火車站雖門常開,但一個人都沒有,售票亭也拉了閘,月台沒有活動,只停著一卡像是被遺忘的列車。後來我們才得知,原來當天有大型反政府示威,堵塞了路軌,癱瘓了幾個省的火車服務。

  沒有火車,巴士自然成為唯一代替品。我們心知,將會有很多人跟我們爭奪巴士票,所以立刻於附近的酒店大堂放下行李,然後跑到10條街外的巴士站踫踫運氣。果然,往拉巴斯的直通巴士經已一票難求,好心的售票姐姐建議我們先買往城市Oruro的車票,那裏有開往拉巴斯的巴士。再看看時間表,我們到達Oruro的時間是早上4時,真的有車到首都嗎?姐姐用堅定的眼神加語氣說Sí,我們選擇相信她。

  回到酒店,我們獲得酒店老闆熱情的招待(詳情請回帶至舊文章 KJ部分),除了Wi-fi無限上網還有時間洗個熱水澡,我們還到了大路上的漢堡包檔醫肚,又打包了幾個芝士漢堡準備上車吃。當我們以為一切的麻煩已經過去,但事實是一個驚險刺激的巴士歷險正等著我倆。

  一如以往,我們提早半小時到達巴士站,那裏人頭湧湧,車來車往,好不熱鬧,但始終找不到我們要搭的巴士。到售票處問,他們只叫我們在門外等,最終巴士足足遲了半小時才駛進站來。乘客們爭先恐後地上車,我們放好行李後亦在巴士最後排的位置坐了下來。驟眼看,巴士上全是本地人,有老有嫩,而這輛車明顯是超載的,有很多二人座位都是三個人在坐著,車廂通道亦放了大大小小的行李雜物。

 

  一輪衝鋒陷陣之後,那輛巴士終於慢慢從人群及巴士堆中開出。看著車窗外未能買得車票的乘客,我們非常感恩,即使超載的車廂逼得動彈不得,我們的心情總算安定下來,希望順順利利以睡眠來度過這趟通宵夜車。

 

  感恩的心仍然未熄滅,零度寒意瞬即來襲。這道寒流並不簡單,即使把車窗緊緊關上,室外冰冷的寒風依然從不知何處吹入車廂內。迎風行駛中的巴士屬舊式帶點殘破的旅遊巴類型,心理作祟下,覺得車身一定有些裂罅,冷風肯定是由此吹入車廂。這輛巴士不設暖氣裝置,連夜趕路,低溫加上風速,感覺比零下天氣更要冰冷,當時我們已經穿上了正常的冬天衣物,但在行駛中的巴士上,依然得不到溫暖。經過一整天的車票爭奪戰後,心身累到一個高點,累得要命也睡不著,隨著時間過去,雙手雙腳的凍感好像下雨天濕了水再吹風扇般冰凍,而且逼到不能轉身及郁動,只有硬著頭皮捱凍,心裏有個信念:人並不會輕易凍死。

 

  「雙手雙腳的凍感好像下雨天濕了水再吹風扇般冰凍」,原來我們的雙腳真的沾濕了。遊覽鹽湖那幾天買了一大瓶飲用水,容量約有5升,那個大膠瓶一直隨身,趕路也裝了半滿的水上車。不知是否爭奪車票時弄破了,還是我們經常隨地放的關係,膠瓶原來已經破出一個不起眼的小洞,瓶內的飲用水逐少逐少流在車廂的地下,從我們雙腳一路延伸開去。我們沒有探究,這宗意外究竟影響了多少車上的乘客,要知道除了乘客雙腳放在地上外,他們有些行裝亦然,因為我們的心機都放在跟寒冷抗爭。

 

  這程通宵夜車,司機一直關了燈,路上僅有非常微弱的民居燈火,能見度比霧霾下的北京長安大街還要差,全車相信只有司機看得見前路。中途司機叫了一個廁所位,但其實只是停在一個小村的門口,那裏有一支街燈,燈下有幾檔小販叫賣零食飲品。要上廁所的,不論男女,都自動自覺走到遠處的草堆中自行解決。我們也不放過這些小解的機會,順便下車鬆鬆筋骨。下車後,在野外的感覺比行駛中的巴士暖一些,準確來說應該是冷少了一點。這個短短的「取暖」小休很快就過去,回到巴士後繼續捱冷,「人並不會輕易凍死」的信念增強了不少,畢竟捱了幾小時後,身體狀況仍然過得去。

 

  巴士上,大部分乘客似乎沒有捱冷的例子,他們大都早有準備,睡袋、毛毯、厚外套等等隨身上車。原來冬天的玻利維亞通宵車早已出名寒冷,尤其是 Uyuni 到首都的這段路。事後翻查網上資料及旅遊論壇上得知,資深遊人早已提醒過大家,要坐這邊的通宵車一定要早有準備,否則後果自負。眾人皆醒,只有我們後知後覺,光有羽絨睡袋也無用武之地,因為它們都妥妥當當的收好在背包裏,而背包亦緊緊地逼在車底的行李架。

 

  約在零晨4時左右到達目的地Oruro,當我們已準備好要搶車票或就地等天光再找車之際,甫下車就已經有別的巴士票銷售員搶著爭客。Uyuni車站的銷售少女沒有騙我們,這邊真的有很多車往首都,頻密度比得上港澳碼頭的班次,20至30分鐘就開出一班車。我們頓時放下心頭大石,雖然車廂依然寒冷,但這次沒有超載,手腳可以捲縮在身體取暖。

  可是,奇怪的事又再發生。車還未開,有一對夫婦對著另一對女人對罵,原來他們的位置給那兩個女人佔了,大家以為兩女錯了? 不,因為她們的位置又是給另外的兩個人霸佔了。車票雖有劃位,但乘客是否對號入座則是另一回事,車上的人基本上都是亂坐的,但夫婦金口一開,牽連甚廣,一下子4人的對罵演變成十多人的口水戰,還有幾個男人開始動手了。我們被嚇呆,為免遭殃,立即拿出車票再三確認自己坐對位置。這時,年青售票男上車試圖平息風波,他指手劃腳重新分配座位,各憤怒了的玻利維亞男女的惱火亦慢慢消卻了。

 

  巴士順利出發,太陽慢慢升起,車廂不再寒冷,各乘客都睡得很甜。4小時後,我們終於排除萬難,抵達首都拉巴斯。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Celebrate Year of The Rat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