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2/2019

玫瑰背後:情人節的快樂與哀愁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Ayu 阿愚

    Ayu 阿愚

    曾任職傳媒行業,不學無術,筆耕半生才悟出「識人好過識字」的大道理。患有輕度社交障礙,依靠與異性溝通來緩和不安情緒;習慣在單身主義與渴求歸宿的兩極中矛盾穿梭。

    逢周三更新

    我單身但我快樂

  我是一位花藝師,受僱於城中一間略有名氣的花店。在我們這所小小的花店內,每日也上演著不同的故事,快樂有時、悲傷有時……

 

  於外資企業任職高層的A小姐,是我們的長期顧客,她的私人助理每星期也會親自來到花店選購鮮花,再吩咐我們送到A小姐的大宅。某年情人節前夕,A小姐竟然一個人出現於店內,她挑了一束粉紅玫瑰,然後對我說:「心意卡上款寫我的名字,下款隨意簽名就可以,你替我辦妥吧!情人節早上送到我辦公室就可以了。」起初還好奇她為何不使用網購服務,但見她拿著現金準備付款,大概是不希望「給自己訂花」這件事情會留下任何數據痕跡吧!

 

Read more:甚麼時候起,情人節成了男士們的「地雷」?

 

  就算辦公室日常是如何平靜,情人節當日也會變成殺戮戰場,當周遭的女同事陸逐收到鮮花,也許會對桌面空空的單身女構成壓力。除了單身女之外,也有一些女士會以丈夫或男友的名義「代購」。遇上那一年的情人節落在周末,這類顧客便會自然流失;我心裏也會暗喜,好像見證了一群被逼裝佯的人遇上特赦,給暫時釋放。

 

  連助理小姐也無法代勞的事情,我竟然可以替A小姐辦妥。我在心意卡的下款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再在花束裏多加數枝盛放玫瑰,小小美意,算是我對她的祝福吧!

 

  B先生同樣是我們的熟客,熟悉的程度,是早已清楚記得他每年情人節也會訂購兩束鮮花,分別送給兩位女朋友。這類男人並不鮮見,他們行事大都非常小心,或是怕我們會把兩個名字弄錯互調,所以從不填寫心意卡。對於多情的男人來說,B先生算是比較長情的類型,這三數年從我接手的送貨單所見,兩位收花人的名字稱得上是「固定班底」。如此看來,他與兩位女友的感情似乎尚算很穩定吧……

 

  C先生是我的朋友,或許他誤以為世上萬物也有「員工價」,竟叫我替他準備一束預算在五百元以內的情人節花束。對不起!恕我無能為力,雖說坊間的情人節花束動輒上千元,然而鮮花的成本也是頗高的。

 

  「太貴,我寧願食好過!」他說,我清楚,我明白,大部分男人的心聲我其實都聽得見,只可惜我們都沒法子擺脫這種節日消費模式。縱然每位女士打從心底裏都渴望收花,但未必每一個都認同這是必需品。送禮這回事,不外乎是考驗兩人的價值觀,你重實際,她愛浪漫,差距就是如此顯然易見。

 

  又,如果你真心希望她能從女同事的內鬥中脫穎而出,或是由衷地喜歡看見她春風滿臉的樣子,那麼,這一筆賬還是簽得滿有價值的。

 

  當成是助養多一個山區兒童吧!每日只需港幣三元,儲滿一年後便足夠為她送上燦爛又體面的心意花禮,相信她必定很感激你。

 

Read more:新年?情人節?此日期前最忌分手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