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4/2018

【High Fashion is Dead】被「Hype」吞噬的時裝界,何去何從?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Ivan Lau

    Ivan Lau

    劉君孟(Ivan Lau),本地資深傳媒人兼形象造型師。被喻為本地新派人氣時裝專欄作家,文筆一針見血,愛以時裝業界之二三事來諷刺時弊。文章散見Yahoo、Roadshow、《Cosmopolitan》、《經濟日報》、《嘉人Marie Claire》和《ELLE》等等。

    逢周一更新

    More Than Fashion

 

 

  上星期看到Louis Vuitton向外公布Off-White設計師Virgil Abloh入主的消息後,相信業界有很多人都被嚇到個心離一離,當然我亦不例外,那一丁點震驚,混雜了大量無奈。評價他們?不必了,因為世界各地網民在各大媒體社交平台上的留言,已經夠精彩,簡直是字字珠璣,句句鏗鏘。其中一句:「很期待看到印上『Bag』字眼的Louis Vuitton手袋。」便狠狠地擊中要害。

 

  繼Kim Jones加盟Dior Homme,更有傳他將會掌管女裝設計部門,到現在Virgil Abloh被LVMH力捧,還有Supreme創辦人James Jebbia竟然獲CFDA提名角逐年度最佳男裝設計師,劇情故事發展到今日,其實心水清的時裝人,都知道是甚麼一回事。又或者應該這樣說,當Vetements和Gosha Rubchinskiy的出現,Off-White和Balenciaga被追捧,一對Triple S波鞋炒價可以媲美Hermès,Supreme因為一個Louis Vuitton聯乘系列而身價倍增,還有Dad shoes和Fanny pack熱潮橫掃時裝界,餘下劇情發展便理應如此。當永垂不朽時裝不再值錢,Alber Elbaz、Dries Van Noten和Haider Ackermann這些設計師生不出金蛋,一分鐘便沽清售罄的「Hype」才是王道,「High Fashion」早已名存實亡。

 

今日的所謂時裝,叫人如何下嚥。面對著中年時裝人對高級時裝的失落,但另一方面年輕人的這種街頭時尚的追捧,正正是造成今日時裝生態的罪魁禍首。

 

  一隻手掌拍不響,沒有新一代年輕人的瘋狂投入,「Hype」成不了大事。面對著年輕人的熱情奔放,中年人的性冷感顯得納悶無趣,Louis Vuitton要投向年輕人懷抱,也是理所當然。關係源於一種相向互動,沒有人想跟一條死魚做愛,時裝品牌亦不例外。但有因必有果,性冷感,正是因為環境迫成,當整個氛圍都令你提不起勁,連一下衝動都沒有,又何來有性愛可言。今日時裝世界眼中只有「Hype」和年輕人,其他的人和時裝文化都是多餘。表面所謂推動多元文化,強調和時裝業界共享多元發展生態的「Hype」,根本滿口謊言,只令到時裝界愈來愈趨向單一化,令商家只會製造更多賣錢的街頭時尚。當世界從此只有牛仔褲、衛衣、T-恤和波鞋,昔日Jean Paul Gaultier、Vivienne Westwood、Thierry Mugler、Romeo Gigli和Alexander McQueen等設計師的「High Fashion」精神從此消失,其實時裝已經死去。今日的「Hype」,明日的「Hype」,根本不值一顧。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