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5/08/2019

中央將全面主導香港長線經濟發展及規劃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溫天納

    溫天納

    溫天納為資深金融及投資銀行家,現任投資銀行高層,為中國高校聯金融協會創會副主席、香港證券專業學會委員會成員及歷任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榮譽講座教授及交銀國際創始董事總經理,在過去20年當中在内地和香港曾獲多項券商和投行界的獎項。


    本欄每周四更新

    中環人

  筆者在過去數月心情沉重,期間多次接受央視、新華社、海外及本地媒體的訪問,談到香港的未來發展。始終在回歸後,香港的角色已生變化,銳變為中國的國際城市,機遇遍遍。當然,筆者希望指出,機遇雖多,但香港已經不能再以舊思維及舊模式運作,香港需要在一國兩制下全面與國家接軌及融合,在過程中保留優勢,並發展出新的優勢。

 

  殘酷的是,在國家急速發展的同時,香港的既有優勢急速消磨,新優勢卻無法跟上。故此,近年,國家加快介入香港的經濟建設,務求保留香港既有的優勢。可惜的是,社會上缺乏互信,杯弓蛇影疑幻疑真。香港在經濟上已經依靠內地,回歸前的境况已經不復再,已成過去。香港的經濟發展已經去到另一個臨界點,何去何從已經不由特區政府决定,國家需要從全球布局及國家布局的角度,為香港思考及部署。在回歸後的頭22年,香港很多優勢都不能把握,很多事情處於半桶水境况,雷聲大雨點小。香港經濟由私營企業主導,根本不需要跟隨政府的方向,一切以短線利益及利潤為主,沒有考慮到長線發展及規劃。筆者認為2047年餘下的不到28年,香港的發展將朝此角度出發,國家及政府的參與將大大加強參與香港的經濟發展。

 

  目前,香港政經趨勢亦甚為嚴峻,不少投資者部署將資金轉移至其他市場,以作避險安排。家和萬事興,社會財富建設需時,若要毀滅,轉眼間便可以,希望社會矛盾能早日和解,在新的起點重新出發。

 

  與此同時,投資者亦在等待一個新的起步點,當中人民幣匯率亦為重要考慮因素,長遠而言,港元聯繫匯率將解體,與人民幣掛勾將為長遠目標。故此,人民幣匯率為投資市場密切關注的焦點,短線匯率雖不影響港元,隨著人民幣月初貶值持續,筆者估計人民幣出現斷崖式貶值的機會較低,綜合考慮關稅對沖的需求以及技術線分析,7.2至7.3有可能會是下一個心理關口。人行近日多次重申國家有經驗、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與此同時,聯儲局已啓動十年來首次减息,預計在年底前仍將减息1至2次,美元存在弱化的情況。

  

  匯率及外匯儲備是否一定要保?一切均視乎國家及經濟的需要。在2017年1月,國家外匯儲備在時隔6年後,再跌破3萬億美元水平時,人行回應稱外匯儲備為連續變量,上下波動正常,不應過於看重所謂的整數窗口。目前,內地外匯儲備規模仍屬環球最高水平。此外,作為內地政策主基調,人行前任行長和現任行長在人民幣破七前,均表態人民幣匯率沒有必要守七。

  

  針對內地貨幣政策,「資本自由流動」、「貨幣政策獨立性」以及「匯率穩定」三者並非並行,中央政府亦無追求這三者並行。特別是,內地資本沒有完全自由流動,仍屬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在這背景下,筆者認為內地貨幣將持續寬鬆,降準減息仍在議程上。當然,在有必要的一刻,筆者認為非對稱減息亦有可能。

 

  香港人需要緊密關注國家的發展,尤其是人民幣長遠而言將成為香港的主導貨幣。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