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3/02/2017

退保爭議 選戰焦點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雷鼎鳴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教授、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

    本欄逢周五更新

    雷鳴天下

  上周日林鄭在電視節目中被問到為何反對不論貧富的退保方案,回應說是基於有關的公共理財數據,而這些數據是「財政司司長那邊說給我們聽」。曾俊華隨即表示奇怪,說自己未計過這些數。

 

 

政府推算到2020年,65歲以上人士將會超過200萬,對公共財政造成持續壓力。(資料圖片)

 

  二人的隔空交鋒其實都涉及一個工作小組及一個委員會的工作。2013年時任財爺的曾俊華成立了一個「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負責評估未來三十年左右主要因人口老化而帶來的公共財政壓力,2014年3月出了第一份報告後,曾再命該小組根據第一份報告的結論研究方案,以紓緩此等壓力,林鄭所提到的數據,應主要是根據這份報告。至於委員會,當然是負責研究退休保障的「扶貧委員會」。

 

  除了政府經濟顧問陳李藹倫外,我是香港唯一都參與過「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及「扶貧委員會」的成員,所以我認為自己最有資格評論此事。

 

長者人口續增 影響盈餘兼政府欠債

 

  曾俊華並沒有說謊,但他的回應過於滑溜,不夠完整。沒錯,工作小組並沒有算過一旦採用不論貧富都有錢可領的退保福利,所會帶來的財政壓力,但即使沒有這額外開支,工作小組的報告已顯示出未來幾年政府雖仍會有盈餘,但當長者人口無可避免地繼續增長後,不但盈餘消失,連已儲起的財政儲備也會迅速消耗怠盡,政府進而欠下巨債。至於欠債多少,要視乎政府是否可以及早控制開支,倘若政府對此問題視若無睹,在最壞的情況下,到了2042年欠債可高達近11萬億港元,大約等於到時一年半的GDP,但若政府早作準備,控制開支,則欠債會大幅收減。這份報告在政府的網站容易找到。

 

  既然有了這份報告的推算作基礎,而林鄭又曾是「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的主席(我也是這個委員會的成員),她當然明白人口老化及其帶來的財政壓力非同小可,若再加推一項龐大的不論貧富的退休福利計劃,怎可能不使政府的財政推向更深的困局?換言之,林鄭根據財政司司長成立的「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報告所推算的數字而得出,不能搞不論貧富的退保方案這一結論,合乎邏輯合乎理財常識,沒有理由要感到奇怪。

 

未來開支龐大 不加稅何來財政盈餘

 

  嚴格來說,有兩個例外的情況可以使到搞不論貧富退保而又不用增加財政壓力。第一是政府加稅去抵銷退保所帶來的額外開支。但這樣,香港幾乎必然會觸犯《基本法》第107條量入為出及政府開支要與GDP增長互相適應,而不論貧富的退保將來每年開支近千億港元,若加稅的話,比例不在小數。

 

  第二是不論貧富的退保可做到自給自足,不用增加政府的財政壓力。曾有一些以社工為主的學者弄出一個方案,說到了2064年其方案仍可有千餘億的結餘。但公共理財從來不是社工的專長,我去年5月31日在友報寫了篇長文「為何全民養老金學者方案不可行」,詳細分析此方案的假設根本不成立,若我們糾正了其假設,該方案到了2064年可能帶來3.4萬億的欠債(以2015年價格計算),而不是有甚麼盈餘。

 

  既然這兩種情況都不存在,不論貧富的退保與人口老化帶來的醫療等等龐大開支若是雙劍合璧,則香港的財政困局不問可知。扶貧委員會開會時的討論內容,我們都簽了保密協議,所以我不能談及任何細節,但我仍可指出,有關不論貧富的退保方案,該委員會就名稱細節作出過長時間的討論,政府的經濟顧問亦帶領過她的團隊作出過多項技術上的推算,這些專業推算雖由來自財政司司長辦公室的技術官員進行,但財政司司長本人沒有跟進他的下屬在扶貧委員會的工作,是沒有甚麼值得奇怪的。

 

  曾俊華早已接納工作小組的分析,應深明香港的財政問題,連林鄭這被某些人(可能錯誤地)認為是福利主義者的人,也知不論貧富的退保不可行,我更不相信曾俊華會誠實地認同此方案。在選舉的競爭中大家為了爭選票,說話不太準確並不出奇,但若大家將選舉視為君子之爭,那麼可減低對社會及公務員的撕裂,有利香港長治久安。

 

轉載自: 晴報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