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9/03/2018

【#MeToo】性侵犯者也要求助!不是一句「變態」就能解決問題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姜素婷

    姜素婷

    醫療記者。1993年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畢業後,同年回港投身新聞界,先後任職《現代日報》、《星島日報》及《明報》。現為HealthReportHK.org記者,並為其他機構任特約撰稿人。

    隔週一更新

    知‧解醫學

Photo: istock

  去年開始至今的#MeToo對抗性侵犯/性騷擾的火焰仍在燃燒,近兩個月的焦點則在韓國身上。這股勢頭再度令我想起一個專門輔導性侵犯人士的非政府機構項目:明愛「朗天計劃」

 

  在「朗天計劃」督導主任江寶祥眼中,世人口裏的「變態佬」,其實都想克制自己,想改過。然而,單靠自己的力量去壓抑,往往不成功而一犯再犯。他們需要的,是輔導,好能把促使自我改變的契機發掘出來。況且,在性侵犯的議題下,只提供倖存者的服務,沒有處理性侵犯者一環,問題只會延續,故此「朗天計劃」在10年前誕生。在我看來,這是其中一條可望免除更多人受害的路。對已定罪或僥倖未被捕的性侵犯者來說,接受輔導可以避免重犯,過真正的人生。

 

  在「朗天計劃」出版的《生命故事——探索「性侵犯他人」問題、對策與生命盼望》案主故事匯集一書裏,化名阿生的求助者形容,在地鐵非禮女性而對方似乎沒有反應時,總有一股像是踢足球入球或達成目標一樣的成功感覺。江寶祥說,這種情況不在少數,那種勝利感覺背後反映的,不是一句「變態」就能解釋,而是因為社會向來都把「性」與一些象徵成功的事物連繫起來,故有人性侵犯他人時所得到的,除了性興奮,也有像獲得奬座般的成功感。渴求這股強烈的成功感,往往令他們忽略犯事的後果。

 

  然而,性侵犯者亦會在某時某刻意識自己的行為並不妥當,可是,他們大多認為問題是自己人格上的,因此覺得怎樣做也無法改變,對自已無能為力,遑論求助。到了某一天,當他們被捕,自知令父母、太太/女朋友、或子女失望,生活上與工作上抬不起頭做人,於是他們來到「朗天計劃」的社工跟前,希望有出路。

 

  在求助者覺得自己無可救藥之時,江寶祥會反問他們,有沒有試過誘惑在眼前,卻沒有被打倒。求助者細想之下,才發現原來有的,還不只一次。當追問為什麼那些時候可以抗拒誘惑,求助者提到當時有着不同的想法:怕傷害別人,怕令受害者有陰影,擔心自己名譽掃地……這樣一問一答,江寶祥希望求助者明白,他們也曾有過抗拒誘惑的經驗,而這些經驗正好證明他們並非無可救藥,由此出發,使他們知道自己也有能力對抗性侵犯。

 

  「朗天計劃」的輔導個案中,除了求助者自行聯絡外,也有由懲教署心理組轉介的。懲教署新聞組回覆本欄,該署每年轉介大約50宗將會離開院所的性罪行在囚人士到「朗天計劃」。

 

  責罵性侵犯者下流、無恥、賤格、鹹濕,或呼籲女性「不要去夜街」「不要飲醉酒」等似是而非的做法,無助解決性侵犯問題。有了對抗性侵犯問題的輔導服務,下一步社會上該有的,可會是針對與預防「性侵犯」行為的教育?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 ‧ 生活App獨家「銀行匯率比較」功能 立即下載 iOS/Android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