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5/11/2018

【被忽略的一群】事事「冇所謂」的人,放置不理會變怨男怨婦?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梁若芊

    梁若芊

    臨床心理學家。臨床心理學碩士及博士、香港心理學會院士。事業的第一個十年在香港懲教署及加拿大的聯邦監獄任職臨床心理學家。第二個十年在青山醫院門診部工作及推動社區心理健康教育。第三個十年在大學裏主理輔導和心理培育之責。

    曾任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主席,參與領導蘭桂坊事件、八仙嶺山火、嘉利大廈沖天火災,及參與南亞海嘯和四川地震等義務社區災難心理服務。現為亞洲創傷心理研究學會副會長。

    九十年代和千禧千代初曾經活躍於跨媒體心理健康教育。出版著作及專業興趣包括抑鬱症、心理困擾、愛情心理、災難創傷心理、多元化融合社會等。

    本欄逢周四更新

    心理攻防戰

  有一種人,永遠是客客氣氣,努力去遷就他人,不要得失任何人。當你問他們想吃甚麼,他們就會答:「依你的,你喜歡甚麼就甚麼!」當你逼他們說出一個範圍之時,他們又會說:「我沒有所謂,我甚麼也吃的!」

 

  若這只限於飲食習慣,也沒有甚麼大不了。但若是他們的性格,他們的生活習慣,那就複雜得多了。例如,若他們的另一半是非常有主見,甚至有點專制的強勢領導,那可能是天作之合。一個永遠作提議和下決定,另一個永遠投贊成票,或更正確地說,永遠不投反對票。

 

  但是,這種人遇上一個民主派,問題就出現了。當你希望大家都可以表達自己的喜惡,可以來個互相尊重不同意見,絕不希望一言堂,希望以一人一票或者協商來達到目標的話,這一種愛遷就派就會令這種民主派發怒,感到無所適從,永遠不會知道他們心中所想所要的是甚麼。

 

  問題是,這一種人並非沒有喜惡沒有立場,而是他們害怕自己的意見不被接納,害怕表達意見就會破壞感情。所以,他們心㡳裏有點怨氣,覺得自己努力去討好對方還是得不到對方欣賞。

 

  遇上專制強勢領導,遷就派便會覺得自己往往是寄人籬下,活在對方的意旨下,感到不被尊重,對方不關心他們的心靈需要,不欣賞他們的自我犧牲自我貶低。

 

  遇上愛聽意見的民主派另一半,遷就派就不能明白為何我各方遷就,你仍然如此不滿,沒有意見就是說「依你的」,既然任由你作主,你為何還是不滿?

 

  在充滿狐疑和困惑中,遷就派自然孕育出一些自憐自怨的心態,覺得自己的犧牲不被欣賞,會黯然,會憂鬱,會更加自我封閉。

 

  有人說,這就是其中一種典型的怨男怨婦。或許這可以解釋為何開放心懷的溝通,說出自己的看法是何等重要的。這不單是兩個人相處之道,亦是個人心理健康之鑰。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