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3/09/2018

【實驗品孩子】請不要告訴爸媽,我會更慘的!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梁若芊

    梁若芊

    臨床心理學家。臨床心理學碩士及博士、香港心理學會院士。事業的第一個十年在香港懲教署及加拿大的聯邦監獄任職臨床心理學家。第二個十年在青山醫院門診部工作及推動社區心理健康教育。第三個十年在大學裏主理輔導和心理培育之責。

    曾任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主席,參與領導蘭桂坊事件、八仙嶺山火、嘉利大廈沖天火災,及參與南亞海嘯和四川地震等義務社區災難心理服務。現為亞洲創傷心理研究學會副會長。

    九十年代和千禧千代初曾經活躍於跨媒體心理健康教育。出版著作及專業興趣包括抑鬱症、心理困擾、愛情心理、災難創傷心理、多元化融合社會等。

    本欄逢周四更新

    心理攻防戰

  他,中學時代已經是一個很勤力的學生,非常緊張成績,是那種從小到大得到九十二分都會不開心的學生。

 

  他不是一個書獃子。他愛交朋友,關心同學,也愛參與課外活動。但是,他只能參與,不能參加比賽,因為他不可以花時間參加訓練,不能留校練習。他也不可以參加同學們放學後或假期的社交活動。

 

  初期老師未有察覺有異樣,只以為他是一個注重學業成績,父母管教比較嚴的學生吧!這種學生在課堂上絕對合作,就算不是令老師喜歡,也絕不會吸引到老師的注意。

 

  發現有問題的是體育老師。明明有運動天賦,卻總在選拔活動中突然慢下來或跌到。在「非比賽只參與」的情況下,卻見到他容光煥發,非常投入和享受運動。

 

  老師覺得他是有苦衷的,所以也不打算太過干預。反正若他能享受運動,選擇不參加校隊和比賽,不願意付出時間精力去訓練,也是現代學生的現實。

 

  正因老師的包容,學生反而對老師多了一份信任。日子久了,老師知道他的爸媽是大學教授,最愛科硏,發表了很多高影響係數(high impact factor)的硏究報告。他們所有的時間都放在他們的硏究工作,他們的興趣就是討論他們的研究。

 

  這又是一個望子成龍的故事,不斷告訴他政府和國家都希望提拔科研專才,怎能不努力充實自己,以創科成就為目標。

 

  他是獨子,是一切的期望,自小不是在父母的實驗室溫習功課,就是在家中由家傭姐姐陪伴。科技父母自然以科技追蹤和「陪伴」,「高影響」父母自然是以那套「我們都是為你好」的口號來增加孩子的自律和監控。

 

  老師很想替學生發聲,讓他的父母可以知道孩子的心事心聲,給孩子多一點自由空間,多一點社交和活動的空間。

 

  但是,學生說:「請不要告訴爸媽,我會更慘的!以前的老師說了之後,他們就給我轉校,就不讓我有那些少量的課外活動。我只不過是他們實驗室裏的一塊specimen(樣本),他們要隔除一切可以污染這實驗的因素,希望最終得到他們預期的結果,可以在科學期刊上發表文章罷了!」

 

  老師只有深深的嘆氣,心裏想:「要好好的看顧他,不能讓他如此無助。要和他一起走過,要找出一些catalyst (催化劑),讓他可以爆發自己的潛能,找自己的路向!」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