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6/01/2017

【提升存活率!】認識救心機AED與心外壓CPR(上)

  • 收藏文章

  在舊公司工作時(我猜大約十年前吧),訪問了一位心臟科專科醫生,從他口中,認識了簡稱AED的「傻瓜救心機」。

 

 

  AED當時在香港可以用「罕見」一詞來形容,不過那位醫生說,它在外國很常見,機場和賭場更是普遍。以機場為例,無論是過安檢還是趕飛機,都會令一些旅客十分緊張,因不同的原因如心臟驟停而昏倒,時有發生,因此,很多機場都設置AED――一台設計給公眾使用的輕便急救儀器,希望能增加心臟驟停的人獲救的機會。自始以後,我到外國旅行時,常常留意身邊有沒有AED的踪影。

 

  甚麼時候用得著AED?若遇有人暈倒,不省人事,在確保環境安全後,無論現場有沒有人懂得心外壓,即CPR,均應找人去取AED,並同時報警。

 

  AED簡單易用,它本來就是為沒有接觸過這台儀器的人而設。打開蓋子,即啟動了儀器,接著有語音提示,告訴你該把兩片電極片貼在患者胸部哪兩個地方,電極片上也有圖示黏貼的部位,不怕貼錯。之後它會自動偵測患者的心律,需要時――只限需要時――自動電擊患者,電擊前它又會提示你要跟患者保持距離,整個過程全自動。舊型號開機時還要你按開關鍵,電擊時又要你按電擊掣,新型號則統統省掉。故此,叫它「傻瓜救心機」很貼切,總比automatic external defibrillator長長的中文譯名「自動體外心臟去纖維性顫動器」容易記住。

 

 

  近年香港很多地方都設置了AED。以我的觀察,港鐵站及公共圖書館總會有,一些商場的詢問處也有。上月中出席香港大學醫學院急症醫學部的記者會,才知道香港已有接近六千部。他們設計了一個手機應用程式「HKUEMU AED」(在Google Play或App Store搜尋HKUEMU AED),方便使用者找尋附近的AED。當中的資料每三個月更新一次(不停更新很重要),AED所在點由本港三大供應商提供,港大相信「HKUEMU AED」涵蓋了本港九成的AED。

 

  應用程式除了列出各台AED的特定擺放位置外,還註明「使用限制」。以我住處附近的AED為例,設在消防局及公共圖書館的,註明「開放予公眾」;港鐵站裏的,註明「聯絡職員」;政府合署的,註明「已受訓職員」。哪些可以讓普通市民一手取出去施救,哪些要受過訓練的職員才可以用,一查便知道。還有,若AED放在公共圖書館或政府合署等有固定辦公或開放時間的地方,時間一過,便無法取用,因此,這個應用程式也註明各個AED的「使用時段」。

 

  我留意到有政府場地的AED,註明「此儀器供曾接受操作自動心臟去纖器訓練的人士使用」(見下圖)。明明AED設計是給沒有受過訓練的人去用,這句話是否有點奇怪?

 

 

  港大的記者會上,急症醫學部臨床副教授梁令邦回應我的提問時說,以他個人看法,由受過訓練的人去用最理想,他們無論取態上或知識上都會較正面。但他也說,AED的操作一點不困難,要學懂,無需高深知識或長時間訓練,跟隨語音指示去做便可,步驟亦不多,「只要願意嘗試,個人覺得(每個市民)都可以做得到」。

 

  兩個月前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刋》上,讀到一份日本研究,自從2004年該國立法允許公眾使用AED後,於醫院以外獲AED救治而在一個月後又沒有嚴重腦部後遺症的心臟驟停患者,其存活率接近四成,沒有得到AED救治的,則接近兩成,前者高後者一倍之多,可見由公眾施行AED,有助提升心臟驟停患者的存活率。

 

  日本過往受法律限制,除了醫生外,其他人包括救護員及公眾均不能使用AED。但到了2002年,47歲的明仁天皇堂弟憲仁親王打壁球時,因心室纖維性顫動突然逝世後,在醫學界及輿論的推動下,政府終於允許民間使用AED。

 

  心室纖維性顫動,正是AED適用的狀況。而上述日本研究的對象,亦正是由心室纖維性顫動引起心臟驟停的患者。

 

  香港沒有類似日本過往法例的限制,推動民間使用AED,理應更順暢。

 

急救(包括AED)課程查詢:

香港紅十字會

聖約翰救傷會

 

  本欄旨在集思廣益,內容謹供讀者參考,惟不能代替醫囑。如有疑問,宜與您的主診醫生商量,以得出切合您的治療方案。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熱門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