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5/07/2019

【別怕,有我在】不只是聽秘密的樹洞!藝術治療師駐北角商場助港人解鬱

  • 收藏文章
  • Yan Law

Text: Yan Law Photo: Kenji Lo

「四年級儲零用錢買《百變小櫻》漫畫,彩色版$30一本,然後跟著畫。會考時修讀藝術科,中六七卻停了,一直到大學選科,懵懵懂懂入了創意媒體學院,主修批判性跨媒體實驗室。大學那三年,我最大的訓練就是學會問『為甚麼』,例如為甚麼用這顏色,不用另一種顏色;為甚麼要把作品展示在牆上,不在地上?」Gigi說。

 

藝術治療師≠讀心神探!

 

  在很多人眼中,藝術治療就是畫畫,甚至把藝術治療師當成「讀心神探」,能夠準確剖析治療對象的心理。Gigi趁此機會澄清,「很多人都會對那些陷於恐懼、痛苦的人說『我明白你』,但其實他們並不完全理解,甚至低估了對方的困境,直至他們看見,那些意念和情感的具體呈現。而我們的工作,正是鼓勵和引導治療對象用藝術來表達自己最真實的情緒。」

 

  然而「藝術」向來予人高高在上的感覺,再加上「治療」二字,似乎仍予人很大的距離感。「在英國讀書時,我曾去過醫院、學校、監獄等做實地考察,希望可以更好地認識何謂藝術治療空間。其中有兩個地方讓我感到很驚訝,一個是在濕地街市的上層,另一個則隱藏在民居小巷裏。」Gigi說,那些地方有小孩子、有買菜的太太、有接孩子上學放學的姐姐……人來人往,是一個很容易建立到社區關係的地方,「這給了我一個很大的提醒!」

 

  所以從英國回港後,雖然Gigi考慮過「跟大隊」在商廈開設藝術治療空間,但因為擔心租金昂貴,而且顧及到商廈通常都不設升降台,輪椅人士來出入並不方便,最終還是打消念頭。「我是做復康中心出身的,始終抱著想為殘疾人士提供服務的初心,便想試試看,復康服務可否做到遍地開花。」

 

  大半年前,Gigi在北角街坊商場開了藝術治療空間Not a Gallery。「可能有些人始終會偏向在較隱閉的空間做藝術治療,但我能看到的是,來這裏的人都毫不介意這個問題,反而會因為可以聽到其他人生活的聲音而覺得很實在。」Gigi亦笑言,其實每天經過或停下來好奇詢問的人有不少,「如果不是正在進行藝術治療中,歡迎大家來找我聊天。」

 

Gigi說,很多成年人以至老人家,都會對藝術創作卻步,認為自己不懂得藝術,根本不可能會做得到,更遑論做得好。「小孩子相對較少自我限制,也願意發掘,很快就會落手創作,甚至把不同物料混合起來使用。」

Gigi指,香港暫時還未有設立藝術治療師認可的牌照制度,而根據香港藝術治療師協會資料,協會約有30位會員。

 

後記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尤其眼見近日社會紛爭不斷,又怎會不感到難過、憤怒,甚至失望無力。如果你也覺得心太累了,不如先把思緒放空一下,再好好擁抱自己;也別忘了愛你、支持你的,大有人在。

 

  「其實每個人放鬆的方式不一樣,藝術不是必然出現在每個人的生命。當我很難過,或者覺得很辛苦,我就會做運動,還有和我的狗狗作伴。」Gigi說。

 

Read More:【心理健康】負面新聞四面八方襲來,緊貼事態發展的你感到疲勞嗎?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熱門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