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5/10/2020

抗體療法與中藥防疫

  • 收藏文章
Text: 石鏡泉、吳國雄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香港自七月中進入第三波,持久不去,未見清零;最新情況更傳聞第四波殺到,來勢洶洶,牽引著每個港人的情緒。那邊廂特朗普確診後卻可以只用三天時間便療癒出院,聲稱使用的藥物是再生元“Regeneron”的抗體雞尾酒療法,繞過了複雜又漫長的疫苗研發製造過程,一步到位。

 

  令人疑惑究竟「無譜」總統的確診是否真確診?抑或是這雞尾酒加了水份變了神仙水?我們且看雞尾酒療法與「無譜」總統這個案是怎麼回事!

 

圖一來源:REGENERON: Developing REGN-COV2 

 

這種抗體雞尾酒療法是甚麼原理?效果如何?

 

  據美國再生元製藥公司(Regeneron)的多克隆抗體治療介紹,這種名為REGN-COV2的療法是由兩種單克隆抗體REGN10933和REGN10987構成,旨在阻斷新冠病毒感染人體的過程。這兩種抗體(圖一綠黃藍的“Y”型結構)以非競爭方式與新冠病毒刺突蛋白(圖一灰球的紅色刺突部分)的關鍵受體相結合,二者組合使用,可降低變異病毒躲避單抗體治療的能力;該療法降低了病毒載量,並縮短了非住院患者症狀的緩解時間。

 

  特朗普在感染過程中的早期即服用了單劑量8克雞尾酒的多克隆抗體治療。此外,還服用鋅、維生素D、法莫替丁、褪黑素及阿司匹林。

 

  10月5日特朗普的醫生Sean Conley發表化驗結果聲明,他的血液中抗體具有「可檢測的水平」。

 

  這遭到鑒定專家、布朗大學急診醫學和公共衛生副教授Megan Ranney質疑:「我確信他確實具有可檢測的抗體,因為他自己的醫生給他注入了大量抗體。如果他不這樣做,我才會感到震驚。」

 

  就再生元雞尾酒療法而言,在西方醫學並不陌生,臨床前測試已足以説明可減少病毒的數量,並減低非人類靈長類動物的肺部損傷,達到某些預期的診治療效,而中國目前也有三個團隊正在做有關研究。

 

  數天前,港大化學和微生物學研究團隊研究亦公布發現,研究廣泛應用的抗潰瘍藥物枸櫞酸鉍雷尼替丁(Ranitidine Bismuth Citrate,  RBC),可有效抑制新冠病毒的複製能力,效用跟瑞德西韋相近,但治療成本僅約瑞德西韋的 4分之1,就是一例。

 

  雞尾酒療法的用藥在於試,你有多大的想像力便有多大的空間,研發資源與測試時間還不是同樣計算在成本以內。特朗普的個案,能夠在數天內收到療效,因為他可以在不惜工本的情況下「安全試藥」,可以在道德規範以外注射大量血清抗體,這個以百萬美元計的特速療程,豈是普通人民百姓所能負擔?又豈是一個國家對全體國民在承擔防疫的一條出路?

 

  反觀中醫的治疫理論,以兩千年治理瘟疫的文獻為依據,透過近二十年的抗疫經驗,成就了今天中醫中藥在對抗新冠肺炎疫病的基礎。

 

  中醫的用藥處方,因應病徵病因配上各類藥材達到療效,其方式取向也算是雞尾酒療法的始祖。但這湊藥成方,背後是需要有一個完整的哲學體系及醫療理論貫徹整個診治過程,才可避免藥石亂投亂試,失了治病的時機。

 

  明代吳又可在《溫疫論•原序》提到:「夫溫疫之為病,非風、非寒、非暑、非濕,乃天地間別有一種異氣所感。」以現代語法解釋,新冠肺炎的病因病機涉及濕、熱、毒、虛、瘀。依據吳又可主張,使用達原散直接攻擊伏於膜原之邪毒,用開達膜原法及「達原飲」的處方,消除存活在膜原的病毒,迅速控制病情,截斷疾病的進一步發展傳變。

 

  但達原飲中的檳榔、厚樸、草果等辛香燥烈的藥物,易耗傷人體的陰液,使用時一定要把握好使用的劑量,隨時考察邪正之間的對比關係及人體津液的盛衰,避免一味地強調燥化濕邪而過燥傷陰,過量則反耗膽傷肝,嚴重的可導致痙厥兼臻。

 

邪伏膜原濕熱疫病理演變圖

(圖片來源:用中醫:濕熱疫

 

  依據溫疫理論,濕邪致病既可外感,亦可內生。中醫藥理講究從病原入手,以防、診、治、療、養的不同階段,按患者的情況跟進調理復原,才説得上完全康復。根據年初在武漢防治新冠疫病的前綫中醫醫護和專家的經驗,總結了下面幾個診治方向。

 

一、四氣防治

 

  即避其毒氣、內養正氣、寧神靜氣、恢復元氣四法,以便有效防控疫情。秉持「未病先防,既病防變」的大原則。

 

  在發病之初或因受感染初期而稍感不適時,推薦了中成藥玉屏風散及藿香正氣膠囊(片、丸、水、口服液等型)作為防病之用。

 

  藿香正氣方劑用以散寒除濕,從臨床效果看,改善輕型、普通型新冠肺炎患者的發熱、乏力、咳嗽、頭痛、身痛和消化道症狀。

 

  玉屏風散能夠充養肺氣,提高衛氣防禦能力,提高患者抗過敏能力,起到預防的作用。玉屏風散具有調節人體免疫力功效,有中成藥中的「丙種球蛋白」美稱。

 

二、 三因制宜

 

  三因制宜的治療方針,辨證論治,在疫情防治中,做到一人一策的「因時因地因人制宜」,發揮中醫就每個人把握「度」不同而調節劑藥。

 

  平衡了專病專方或群防群治方案,為疫情控制爭取時間,也彌補了各地中醫水平參差不齊問題。達到精准施治,提高療效。

 

  同時在初期治療的方劑用藥,便用上一些成藥如銀翹散、桑菊飲、藿香正氣散、小柴胡湯等,達到紓緩的療效,爭取深入診治的時間。

 

三、三藥三方

 

「三藥三方」是甚麼?

 

  經過臨床實踐和總結,我國已篩選出三藥:金花清感顆粒、連花清瘟膠囊、血必淨注射液,以及三方:清肺排毒湯、化濕敗毒方、宣肺敗毒方等作為療效的「三藥三方」規範處方和用藥。

 

1、金花清感顆粒(藥一)

  最初是針對甲型H1N1流感(甲流)研發的。2009年,甲流在全球蔓延,研發出「金花清感方」作主方,療效顯著。該藥在治療輕型、普通型新冠肺炎患者中具有確切療效,白細胞複常率提高,轉重率明顯下降。

 

2、連花清瘟膠囊(藥二)

  它是2003年抗擊沙士期間研製的處方,適用於發熱或高熱、惡寒、肌肉痠痛、鼻塞流涕、咳嗽、頭痛、咽乾咽痛等。需要注意的是,金花清感和連花清瘟不可同服。

 

3、血必淨注射液(藥三)

  同樣是在沙士期間研發而成,主要用於重型、危重型患者的治療,適用於因感染誘發的全身炎症反應綜合病症。

 

4、清肺排毒湯(方一)

  源於張仲景《傷寒雜病論》中的幾個經典名方(麻杏石甘湯、射干麻黃湯、小柴胡湯、五苓散),能有效促進重型患者肺部影像改善,阻斷病情惡化,極大地降低了病亡率。

 

5、宣肺敗毒方(方二)

  適用於輕型、普通型患者。在改善新冠肺炎患者的發熱、咳嗽、憋喘、乏力方面有一定效果,在一定程度上阻斷了輕型、普通型轉為重型。

 

6、化濕敗毒方(方三)

  在國家診療方案推薦方劑的基礎上,結合武漢市金銀潭醫院的臨床實踐優化而成,適用於輕型、普通型和重型患者治療。

 

  無可否認,目前戰疫主體力量還是以西醫為主,中醫為副,在傳染病的防控和醫療救治各環節,中醫藥作為固本診治起了重大作用,減低在西醫藥物治療副作用對人體的傷害。

 

  西方是以西醫為主,中國在疫苗上以西醫為主,但治療手段上已將中醫提到較重要的地位,但仍是不夠高,何故?

 

  中醫古籍已記載了幾千年來,逾三百多次瘟疫,累積了不少醫案及有效的治療方劑。如這些方劑無效,中國人早死光了。因此今時醫管局要做的,是放棄成見,向有效的醫療手段學習,你可以等未成熟的新醫療方案,但為甚麼就拒絕應用證之有效的中醫醫療方案?

 

  本文部分圖片/影片/文字來自網絡,如涉及來源或版權問題,請聯絡本網。

 

  本文所述各方劑旨在討論用,讀者不宜罔自配服,務必請教註冊中醫師。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新直播節目《hot talk 1點鐘》強勁嘉賓陣容 擴視野 添智慧 ► 即睇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