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7/02/2019

Sex in office:她玩厭了,扮告密者令他知難而退?

  • 收藏文章

  午飯時間,辦公室只剩二人。房間內,她張開腿攤在辦公椅上,瑟縮桌下的他,捲起她的裙擺,凝視薄透如紗的內褲。他抬頭一笑,脫去她的內褲,一張猥瑣的臉慢慢移近,猶如插入布丁的匙羹,一下一下往內挖,要嚐到杯底的糖漿方肯罷休。

 

  桌上的公司電話響起,誰來電打擾?半張沾滿汗水還是甚麼的臉抬起來,搖搖頭示意不要接聽,但對方不肯掛線,她免為其難接聽。她輕按腿間濃密的黑髪,暗示暫停免出醜。然而腿間的吸力,比萬有引力更厲害,他的舌頭一直被吸下去。

 

  「這個有點為難,畢竟是同事私事,公司不便干擾,嗯嗯......嗯。」她只能用「嗯」來替代呻吟,他的舌功實在難忍。

 

  「有的,我已向老闆彙報過,但老闆—嗯—呀—明白,我記得我記得,這星期已第三次接到你電話—呀......」她用力推開他的臉,「我會再向公司反映,謝謝你,要開會,有消息會通知你,再見。」掛了線,再次享受桌下的服務。

 

  「好了,同事是時候回來,你該回去工作。」她想穿回內褲,卻給他取去。

 

  「老規矩,紀念品。」他笑著把內褲放進褲袋裏。

 

  「人家沒內褲穿了,變態。」她從抽屜取出新內褲替換,再整理被他弄皺了的短裙。

 

  「又是那個來告密的女人?」他爬起身抹抹嘴。

 

  「是的,告發你在公司跟另一女同事通姦,說都是有家室的人,影響公司形象。」

 

  「神經。」

 

  「她說公司不處理的話,會上來生事。」

 

  「有說出通姦女同事名字嗎?」

 

  「沒有,」她側著頭,「要問你。」

 

  「哪有?公司內只得你,況且你未緍,她在胡扯。」

 

  「『公司內只得你』,哈,即是公司外還有!」

 

  「公司外只得我老婆,好不?」他轉身開門。

 

  「唏,」她把他叫停,「其實我們——」

 

  「再說。」關門回到自己工作崗位。

 

Read more:那天辦公室內,傳來一陣尷尬又刺激的聲音

 

  他望著電腦發呆,隔天打來的告密者是誰?老婆?還是衝著他而來的惡作劇?怎麼不打去人事部,而是市場部,打錯?打給她商議,沒人接聽。到後樓梯抽煙解悶,推開防煙門,隱約聽到她的聲音。探頭看見她在樓下彎位走過,纖細的指尖掃過同行男同事的手背。

 

  偷情的人對偷情的舉動特別敏感,直覺告訴他,不是偶然的觸碰。為免碰個正著,閃回辦公室。遇上送件來的速遞,收件人剛好是她,順路放到她桌上,手機還在。

 

  「內褲已代你轉送別人。」下班,他打電話給她。

 

  「說甚麼?」她摸不著頭腦。

 

  「我看了你的通話紀錄,那個電話是你用手機打的,根本沒甚麼告密者,你是另結新歡而已,我懂的。」

 

  「你何時偷看我電話?」

 

  「趁你在後樓梯跟人談心的時候。」

 

  「發神經,談甚麼—」

 

  「內褲已放入公文袋,放在他桌上。」

 

  「白痴!」她大叫,「不是他!是—」

 

  「果然玩厭了,想甩我。」他壓住怒火掛線。

 

  是夜,內褲出現在該男同事 IG的限時動態,寫上「誰放在我辦公桌上?很變態,要約嗎?」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熱門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