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2019

連天神和皇室都愛喝!比人類文明更悠久的葡萄酒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梁淑意

    梁淑意

    梁淑意Rebecca,持有英國 WSET Diploma 葡萄酒及烈酒文憑,現為WSET的國際認可導師(Certified Educator),為美酒愛好者和業內人士提供專業品酒課程;她擁有自己的品酒網誌《Wine is Beautiful醉美麗》,並在多家報章雜誌撰寫品酒專欄,同時亦是網上品酒節目及三藩市中文電台節目主持人。

    為了把興趣變成實際經驗和知識,Rebecca數年來到過多個國家考察酒莊,足跡遍及無數酒區,更出任國際權威葡萄酒賽評審。

    不定期更新

    酒意人生

  酒源自發酵,只要有水、糖或澱粉,加上酵母,便有機會製成酒,所以原則上所有水果都可以用來釀製成酒。有學生問我,為何在眾多水果酒中,葡萄酒偏偏得到最多注視,學問研究會到這樣深?

 

  葡萄樹的生命力強韌,即使在貧瘠不堪的土地上也能生長,而且葡萄園可孕育多種不同的酵母,讓葡萄汁液在發酵時可順利製造足夠酒精,此舉可讓酒味醉人外,最重要的就是可在釀酒期間保持葡萄酒的顏色和美味,這已經不是所有含糖水果所能媲美的。

 

  葡萄是古老水果,考古學家有發現史前遺留的種籽。到有人類文明時,葡萄種植甚至將之釀成酒的歷史相比其他水果豐富得多。有葡萄酒歷史學家相信,自古埃及時期,葡萄酒與神明已經有緊密關聯,之後延伸到古希臘時代,當時已經有一定程度的釀酒文化,即使只有富人才有能力享受葡萄酒,但當時的歷史學家、詩人以致藝術家對葡萄酒的歌多不勝數,只要看其神話中有酒神狄俄尼索斯(Dionysus,亦有另一譯名戴歐尼修斯),就知道葡萄酒在古希臘文明中擔當極其重要的角色。狄俄尼索斯屬奧林匹克十二主神之一,與羅馬神話裡的巴克斯(Bacchus)相對應,專職負責葡萄種植、釀酒、繁殖、社交,卻同時有狂歡放蕩的象徵,有提倡文明化、立法、愛和平和彰顯人性與慾望的意味。實際上,古希臘人民就是靠種植橄欖樹和葡萄藤來脫離野蠻,進化至文明。

 

  自八千年前,葡萄種植和釀酒文明在亞美尼亞、格魯吉亞、以色列和伊朗即波斯一帶已經蓬勃,當時的人以地底建造大型橢圓陶窯發酵陳放葡萄酒,直到今日格魯吉亞還保留這點文化,而現代的地底的恆溫、橢圓陶窯、水泥蛋形酒缸等釀酒技術及容器,也就是從這種遠古釀酒法啟發出來的。

 

  羅馬帝國時期,羅馬人把葡萄種植學問循地中海傳至歐洲多個角落,然後再傳入其他不同族裔和國家,許多舊世界的釀酒歷史從此開展,直到今日。羅馬帝國滅亡,中世紀開始,當時飲用水質素還是十分差劣,而釀造及飲用葡萄酒習慣繼續傳承,並逐漸成為西歐人日常飲食文化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在聖經中更被奉為耶穌的血,是天主教的聖血,於宗教儀式中地位超然,而且歐洲天主教(修士們開始研究種植葡萄和釀酒,當中以Benedictine及Cistercians對釀酒尤其有深入鑽研,今時今日的法國布爾崗(Bourgogne)、波爾多(Bordeaux)、隆河(Rhone Valley)、香檳(Champagne)、西班牙的Priorat、德國的Rheingau和Franken等,都是深受教會修士的葡萄酒文化影響的產區。

 

葡萄樹生命力強,不論在肥沃還是貧瘠環境中也能生長,更是用作釀酒的理想水果,故此在釀酒界中備受推崇和重視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The Beauty Insid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