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9/2016

燒烤、跳舞、看巡遊 我的智利9.18國慶假期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TJ 及 KJ

    TJ 及 KJ

      Long Way Home是一個旅程,兩個80後香港平凡男生添仔 (TJ) 及甘仔 (KJ)在不乘搭飛機的情況下,從南美洲的智利,以陸路及水路回到亞洲香港的家。途經4大洲、33個國家,順序為智利、阿根廷、玻利維亞、秘魯、厄瓜多爾、哥倫比亞、巴拿馬、哥斯達黎加、尼加拉瓜、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墨西哥、美國、英國、法國、西班牙、意大利、梵蒂岡、聖馬力諾、克羅地亞、波斯尼亞、塞爾維亞、科索沃、黑山、阿爾巴尼亞、保加利亞、土耳其、羅馬尼亞、摩爾多厄、烏克蘭、俄羅斯、蒙古、中國,最後經羅湖回港,需時約9個月至1年。

    逢周五更新

    Long Way Home

  9月對上班族來說是個不俗的月份,中秋節過後接著上場的有國慶假期。這個節慶在我們的人生中只佔有19年歷史,僅有的回憶除了電視直播的煙花匯演外,就是額外多了一天假期。國慶這個概念,因為 KJ 的旅居生活而加添另一個意義。200多年前的9月18日,智利的獨立運動展開,此日成為了智利的國慶日(國慶日跟獨立日是兩個不同的節日,智利的獨立日是每年的2月12日)。這個被智利國民稱為 「Dieciocho」的國慶日(Dieciocho 解作 18),一般來說會有連續兩日假期(9月19日是軍隊勝利日)。智利有不少法定假期,但沒有一個比國慶假期 (Fiestas Patrias) 更重要,這好比中國人的新年。

 

慶祝國慶,絕大部分智利人會做以下的事:

一.燒烤(Asado)。智利人很喜歡燒烤,國慶這個重要的節日,一定和家人朋友一起燒個痛快。

二.看國家軍隊巡遊。這個一年一度的盛事,在首都聖地牙哥上演,海陸空三軍加警隊都有份參與。

三.Fonda。Fonda是國慶假期的必去處,它基本上是一個大型的臨時帳篷,裡面除了提供美酒佳餚,還有音樂會,參加者隨著樂聲,邊吃邊喝邊起舞,盡情投入節日的氣氛中。

四.La Cueca。這是智利的國舞,國慶假期,全世界都在跳La Cueca。

 

  KJ在智利住了差不多兩年,過了一輩子唯一一次的智利國慶。過節的地點,並非首都聖地牙哥,KJ搭了4個小時巴士,南下到海邊小城Pichilemu。這個臨海城市是熱門的旅遊目的地,每年吸引眾多國內外旅客到訪,賣點是其廣闊的黑沙灘,海水長年冰涼,夏季時沙灘上一定擠滿泳客和衝浪者。

  九月正值嚴冬,氣溫只有攝氏十度左右,入夜更冷,KJ到Pichilemu沒有游泳,但就進行了另一個戶外活──露營。KJ在聖地牙哥的澳洲朋友Matt,最近交了個智利女友,他們跟另外十數位朋友相約到海邊露營兼過節,Matt深知KJ在首都待得太久,需要呼吸新鮮空氣,所以也邀請KJ隨團。

  大時大節,車票必須提早買,香港的聖誕節,巴士、地鐵會加班次,甚是通宵行駛,智利的玩法剛剛相反,大假期減班次,車票加價,在這個拉丁國家,過節大過天。一眾團友下午從聖地牙哥出發,傍晚到達Pichilemu,從巴士站向海走20分鐘,我們來到了在海邊的營地,大家都急不及待架起營帳,跟著到市中心醫肚子,為晚上緊接著的精彩節目做足準備。

 

  市內最大型的Fonda是重點節目,據說要收入場費,但我們一群聯合國團友直行直過,門口的「bouncer」完全當我們透明。這個Fonda場面熱鬧非常,參加者看來早已喝開了,手舞足蹈,但每當大會DJ播放cueca音樂時,這班貌似喝醉了的智利人又會清醒起來,自動自覺找個舞伴來跳一個回合,不過他們不太管對方是否異性,看著兩個中年胖男人跳Cueca,其實很好笑。KJ本只是站著看,但亞洲人在這個場合就像漆黑中的螢火蟲,無可避免地吸引眾人的目光,突然一個棕髮美女衝過來說要教他跳國舞,就這樣,KJ便為智利獻出他的第一次(醜)。這一跳,除了引來一眾友人的笑聲,還有棕髮美女的朋友(包括她男朋友)的好奇心,一輪問答環節隨即上演。酒精、Cueca跟西班牙語問答大會,總結了這一晚的Fonda。

  翌日,大家接近中午才起來,全部人都處於宿醉狀態。是日的活動是自由活動,KJ到了海灘看看,天氣雖冷,但還是有些人下水游泳,遠處還有十多二十人在衝浪。回到營地,Matt跟女友Lore正在準備午餐燒烤,由於昨天晚上太瘋狂,所以今天要健康一些,只吃雞蛋和蔬菜。燒烤過後便是執包袱的時間,兩天的國慶假期就這樣完結。

  Matt是澳洲人,KJ跟他在一個叫Spanglish的活動中認識。Spanglish,顧名思義就是英語和西班牙語的交流活動。Matt當時也是剛剛來到聖地牙哥,他之前在澳洲從事銀行工作,工作數年後感到迷失,想要一些轉變,最後決定來智利,打算做老師教英文,而他亦正在修讀一個遙距的教育文憑課程。

 

  與KJ住在同一區,廚藝了得的Matt定期邀請KJ到他家作客,久而久之便熟絡起來。當我們從Long Way Home起點Punta Arenas一路北上,再次回到聖地牙哥,KJ特別抽了一個下午的數小時跟Matt聚頭和作最後道別,Matt亦為KJ 及 Long Way Home 送上最真摯的祝福。

 

  今天,Matt和智利女友Lore恩愛依然,他帶著女友於數月前回到澳洲定居,看來好事近了。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Celebrate Year of The Rat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