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2/2020

愛得轟烈,不如歲月靜好?「我是凡人,只求凡人的幸福」—— 冰心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Text: Helena Hau Photo: 網上圖片

  形形色色的愛戀模樣中,有像玻璃般的晶瑩剔透,也有像萬花筒般的千變萬化。有些人,哪怕是飛蛾撲火,也寧愛得轟烈;有些人,愛得卑微,也不願放手;有些人,終其一生都在尋找此生摯愛,孰不知早已在身旁。

 

  怦然心動的愛戀關係固然吸引,但有種浪漫卻是在細水長流的生活中,一起慢慢的變老。曾經寫過張愛玲對愛情的不顧一切,她透過手中的筆,道出了愛情的千瘡百孔,是真實的,也是悲催的。在愛情裏,她猶如飛蛾和火焰般,炙熱、狂熱的。不過在民國時代的愛情,追求自由戀愛的女子,又何止張愛玲一人?林徽因、陸小曼、凌叔華、蘇青等都是才情出眾的奇女子,更不乏追求者,也有過如煙火般絢爛的愛戀,只是,又有多少對能做到「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Readmore:

  愛得害怕,愛得卑微:張愛玲筆下的悲情女子,曾是你愛情路上的縮影嗎?

  張愛玲的情感哲學:「沒有感情不是千瘡百孔」,為何我們總成為情慾的奴隸?

 

  冰心雖沒有陸小曼的風韻猶人、也沒有林徽因的氣質迷人,張愛玲甚至也不願與她相提並論,但她卻擁有一段她們渴望卻不曾擁有的愛情,那段只求相濡以沫、白頭偕老的平淡一生。

 

  冰心,原名謝婉瑩,是現代及當代的著名女作家,寫過詩集、散文、小說及兒童文學等。父親為海軍軍官,母親出身於書香門第,知書達理。在這樣的環境下,冰心至少是無憂無慮的成長。她畢業於北平協和女子大學(燕京大學),18歲開始發表小說《兩個家庭》,後受泰戈爾影響,開始寫下無題詩,出版詩集《繁星》和《春水》,被稱為「冰心體」或「春水體」;20出頭,已名滿京華。隨後更到美國波士頓衛斯理學院學習英國文學,也是在那時遇見了那個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 吳文藻。

 

  1923年,兩人在去往美國的郵輪上相遇了,那年冰心23歲,吳文藻22歲。兩人雖共同到美國學習,卻也相距甚遠,以書信來往。吳文藻還會給冰心郵寄幾本文學書籍,冰心看完便會在信裏談談讀後感;郵寄的書中,有不少看似劃重點的紅線,然而那都是情話。一次,吳文藻去紐約的途中,在波士頓停留了下來,本想給冰心一個驚喜,後得知冰心生病住院,便前往探望,噓寒問暖地再三叮囑她要聽醫生的話,冰心雖不至於馬上愛上眼前這人,但也是感動。再來相見,便是冰心邀他出席梁實秋、聞一多等人在波士頓公演的中國戲劇《琵琶記》,吳文藻先是拒絕了,或許是因為冰心出身名門,而他不過一介窮書生,可他最後還是出現了。

 

  吳文藻的出現就如冰心的一句話:「毋庸置疑,好的事情總會到來。而當它來晚時,也不失為一種驚喜。」

 

  他們之間,沒有如火如荼的追求,只是懷着期盼的心等待着彼此的一封書信。再見面時,吳文藻在優美的尤佳湖畔旁跟她表露了心意,「我們可不可以最親密生活在一起。做你的終身伴侶,是我最大的心願,當然,你不一定立即回答,請你考慮一下 。」冰心那是滿心歡喜,卻也讓他徵求自己父母的同意,「我自己沒有意見,但我不能最後決定,要得到父母的同意,才能最後定下來。」

etnet財經.生活App 精明外匯買賣三招「睇圖-比較匯率-預設提示」iOS / Android / Huawei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ing Alone Together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