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4/2019

潮牌不過是偽裝出來的奢侈品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Ivan Lau

    Ivan Lau

    劉君孟(Ivan Lau),本地資深傳媒人兼形象造型師。被喻為本地新派人氣時裝專欄作家,文筆一針見血,愛以時裝業界之二三事來諷刺時弊。文章散見Yahoo、Roadshow、《Cosmopolitan》、《經濟日報》、《嘉人Marie Claire》和《ELLE》等等。

    逢周一更新

    More Than Fashion

  時裝設計師們如何定義奢侈,都有自己一套動聽理論,但對於我們消費者來說,何謂奢侈,最直接便是取決於價錢牌上的銀碼。想當年的高級訂製是奢侈品,Pierre Balmain和Yves Saint Laurent等巴黎時裝屋的出品,一針一線的製作成本都象徵著奢侈。但時裝界經歷了數十年演變,已面目全非,有誰會料到街頭文化掀起的Hype潮流都能夠躋身奢侈品行列。Hood by Air、Vetements、Off-White到近兩年爆紅的Fear of God,索價非常進取,幾乎與歐洲一線名牌平起平坐。還有Supreme跟Louis Vuitton和Rimowa等名牌的聯名設計,Kanye West的Yeezy Boost,以至Off-White和Nike的The Ten系列,利用限量和捕捉群眾炒賣心理這技倆,都將奢侈重新定義。

 

  被Kanye West和Justin Bieber等明星捧紅的Fear of God,品牌創立只有短短五年多,平平無奇的街頭服,卻索價驚人,800美元一條牛仔褲,3500美元一件bomber jacket,都令不少人嘩然。因為設計師Jerry Lorenzo花了數個月時間採購牛仔布,用的是日本和意大利布料,還有riri拉鏈,那件bomber jacket更是用越戰時期的舊睡袋製成,而且是限量生產,試問又怎可以賣得便宜。Vetements一件hoodie可以索價1200美元,只因為用了重磅純棉。另一美國品牌Greg Lauren亦非善男信女,2000美元一件hoodie,3000美元一件外套是等閒事,因為那些併布是來自跳蚤市場的二手古著。還有在90年代中期紅透半邊天的英國獨立品牌Voyage,當年他們把古董布料以霉霉爛爛的洗水效果縫製成只此一件的服裝,再配合會員制銷售模式和囂張態度,便成功將一件cardigan標價過萬港元。

 

  由當年的Voyage,演變到今日的Vetements或Fear of God,奢侈的定義都被徹底顛覆。一直以為,要像Yohji Yamamoto堅持做六次mock up,要像John Galliano苦心鑽研剪裁,要像Alexander McQueen的天馬行空,這樣的真功夫才稱得上是高級時裝,才算是奢侈,但原來是錯。奢侈,原來是可以裝出來的。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Celebrate Year of The Rat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