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2017

放眼世界 出走四大時裝之都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Ivan Lau

    Ivan Lau

    劉君孟(Ivan Lau),本地資深傳媒人兼形象造型師。被喻為本地新派人氣時裝專欄作家,文筆一針見血,愛以時裝業界之二三事來諷刺時弊。文章散見Yahoo、Roadshow、《Cosmopolitan》、《經濟日報》、《嘉人Marie Claire》和《ELLE》等等。

    逢周一更新

    More Than Fashion

  名牌時裝是奢侈品,品牌固然會投放大量資源做包裝宣傳,甚至搞大型時裝表演,龐大製作費就是品牌身價象徵。Raf Simons為首個Dior時裝騷,單單是場地佈置用的鮮花已經花費過百萬美元;Marc Jacobs的Louis Vuitton時裝騷,為了度身訂造一比一火車,據說豪擲了800萬美元。還有每季Chanel在巴黎大皇宮舉行的時裝表演,猶如拍電影的場地佈置亦所費不菲,不過再富麗堂皇,似乎都及不上拉大隊到外地搞騷這麼奢華,再者,十年如一日的巴黎、倫敦、紐約和米蘭,亦新鮮感欠奉。 

去年Pierre Cardin勞師動眾,在黃河石林發表2017春夏時裝系列,撇開設計是否好看,場地那懾人氣氛環境已經賞心悅目。

  所以在近幾年,Chanel和Louis Vuitton才會向世界出發,在四大時裝之都以外城市舉辦時裝騷,例如Chanel在08年於邁阿密舉搞完時裝騷後,之後陸續在威尼斯、上海、法國南部小鎮St.Tropez、蘇格蘭、新加坡、美國達拉斯、杜拜、奧地利薩爾斯堡、羅馬,甚至去年踏足古巴。Louis Vuitton亦先後移師到摩納哥及巴西里約熱內盧發表時裝系列,早前他們便宣佈下一站將會是日本。其實正式來說,Fendi是最早一個在異地搞大型時裝表演,07年10月他們由Karl Lagerfeld率領大軍遠征中國長城,在這個有2200年歷史的宏偉建築上發表時裝系列,據悉Fendi籌備這場大型時裝表演,便耗資了1000萬美元,成為一時佳話。不過亦並非所有品牌可以衝出世界,因為有財力的國際品牌寥寥可數,就算有,亦不是所有老闆願意花這個錢,只為了去放一場煙花。去年5月Chanel在古巴Havana舉行的那場表演,據說都花了1000萬美元,模特兒、各地時裝編輯及名人明星的機票住宿,膳食,還有工作人員及場地布置等費用,通通都是錢。 

移師到異地舉行時裝表演,都要動用大量人力物力。去年Louis Vuitton在巴西里約熱內盧搞騷,所費不菲。

Chanel成為第一個時裝品牌在古巴搞騷,已經是一個很吸引的綽頭,再加上古巴奉行社會主義,對很多時裝人來說是很遙遠的國度,不過亦因而令世界各地時裝編輯及名人明星趨之若鶩。Chanel的千萬製作費,換來是鋪天蓋地的報導。

  錢,時裝設計師Pierre Cardin也有很多,其身家估計有10億歐元,他曾經借出給Dior做時裝表演的Bubble Palace大宅,便價值不菲。在去年9月,這位老人家便不惜工本,在中國黃河石林景區舉行大型時裝表演,場面非常壯觀。10年前,Pierre Cardin亦曾經在甘肅敦煌鳴沙山的無垠大漠舉辦過一場時裝表演,但可惜這兩場時裝表演,因為沒有邀請太多時裝媒體出席,所以沒有被大肆報導,白白浪費了籌備的一番心機。其實品牌花千萬元,長途跋涉到外地搞時裝表演,目的都是為了製造話題和新鮮感,吸引更多時裝媒體報導,以收宣傳之效。對時裝編輯來說,能夠有幸獲品牌邀請,到一些他們可能今生都不會踏足的國度欣賞時裝表演,肯定比起去巴黎米蘭更感到興奮和期待,而品牌亦可以因此獲得更多關注,Chanel古巴之行就是好例子,用千萬元換來社交平台瘋狂洗版和媒體報導,都算值回票價吧。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