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5/2019

在古董界做騙子,怎麼也該要懂些知識和常識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費吉

    費吉

    中國文史哲學士,收藏家,古董商,英國戴維德基金會(Sir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牛津亞殊慕蓮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導賞員,足跡遍及外國及香港拍賣場、博物館。國內宋代窰址考察團顧問,對宋瓷硏究獨具心得。曾師從已故上海博物館館長馬承源,現時為多個國內外私人收藏機構顧問。

    逢周二更新

    古董投資秘笈

  同樣是騙子,古董文物騙子與祈福黨、寶藥黨騙子稍稍不同,古董文物騙子最低限度都應具備一點中國歷史、文化、藝術知識,否則便很容易穿崩。

 

  提起中國古代書畫,一般人並不知道甚麼是「四王」、誰是「吳中四子」,但對近代畫家張大千、齊白石、徐悲鴻等卻非常熟悉,原因是他們逝世不久,只是上世紀的事,記憶猶新。

 

  「吳中四子」之中最為一般人認識的首推唐寅(唐伯虎)(1470年—1523年),其次是文徵明(1470年—1559年),再其次是祝允明(祝枝山)(1460年-1526年),最後才是徐禎卿(1479年-1511年)。

 

  提起「吳中四子」,我不禁想起幾年前我的一篇拙文《祝枝山手卷》裏的主人翁老何。最近聽華樂的老伙計講,老何已經過世很多年,當年他從銀包拿出佳士得開給他的支票時眉飛色舞的樣子,感覺好像是昨天的事,應了一句「景物依舊,人事全非」。

 

  可能是我見識少,唐伯虎、文徵明的真跡我見過的並不太多,仿品卻見過不少,其中大部分是低劣仿。

 

文徵明八十九歲書《前赤壁賦》(局部)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最近一位做珠寶生意的朋友傳了一幅字的圖片給我,是《文徵明書赤壁賦》,但圖片模糊不清,寫甚麽根本看不清楚。朋友說貨主是一位老太婆,她保證是真跡,因為那幅字曾經登錄《劍花樓書畫錄‧上卷》。我上網查資料,《劍花樓書畫錄》於1971年出版,谷歌書店有電子數碼版,捜尋之後得出如下內容:

 

  「明文徵明書赤壁賦及赤壁圖合卷海居建成--文待詔以小楷名海內。而行草書流傳人世正復不少。昔人謂其書體姿媚。其鋒藏處亦過勁。晚年多作山谷體。

 

  款署長洲文徵明書。鈴印二,『文印徵明』『衡山』。頌聖詩紙本。縱三十公分。橫九十四公分半。... 縱三十一公分七。橫九十四公分一。設色繪赤壁圖。款署嘉靖壬辰夏五既望徵明。鈴「徵明」印。賦紙本烏絲蘭。行書前赤壁賦。題款。壬辰秋七月五日雨中書。」

 

  我打開手機,將《文徵明書赤壁賦》的圖片再仔細看一遍,發覺一個印章都沒有,跟《劍花樓書畫錄》所講的完全不符,我即時判斷是仿品。

 

  究竟傳世的《文徵明書赤壁賦》有多少幅,芳踪何處,我上網翻查資料,得出的答案是原來文徵明一生抄寫很多幅《前後赤壁賦》,楷書、行草書皆有,傳世的真偽混雜。台北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遼寧博物館均藏有一幅,嘉德於2005拍過 一幅,其後保利於2013又拍一幅。究竟哪一幅是文徵明的真跡,專家也說不清楚,遑論我這個高級收賣佬!

 

  《文徵明書赤壁賦》的貨主意圖以一幅一個印章都沒有的《文徵明書赤壁賦》行騙,是沒有常識之至,因為如我一樣的門外漢也知道大名家書畫真跡不可能一個印章都沒有的。

 

 

  前一陣子一位友人跟我說他有一位高官朋友藏有一幅黃永玉晝雞的畫,是黃永玉親自送給他的高官朋友的,問我有沒有門路送拍。我上網査過資料,比對過他傳給我的畫和黃永玉作品圖片,發覺是同一幅畫,於是放心介紹他給一間拍賣行。

 

  幾天後,我帶他去見拍賣行書畫部門的專家,他打開畫作的包裝紙,瞄了一眼便說是掃描件,原畫比掃描件大得多。我聽到他這樣說,即刻面紅耳熱,非常尷尬,友人卻若無其事,一點都不臉紅。只是推說是他的高官朋友交給他的,他也不知情。事實是不是如他所言,我不想深究,我只知道自己因為太過相信別人,令到自己丟臉。

 

  掃描件可以瞞過拍賣行書畫部門的專家嗎?這個騙子除了沒有常識,也太天真!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