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2/2019

具爭議性的古董:令人疑惑的玉壺春瓶拍得過?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費吉

    費吉

    中國文史哲學士,收藏家,古董商,英國戴維德基金會(Sir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牛津亞殊慕蓮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導賞員,足跡遍及外國及香港拍賣場、博物館。國內宋代窰址考察團顧問,對宋瓷硏究獨具心得。曾師從已故上海博物館館長馬承源,現時為多個國內外私人收藏機構顧問。

    逢周二更新

    古董投資秘笈

  新春期間,荷里活道的古董舗大部分關門放長假,有些初五、六便啟市,有些要過了元宵節。

 

  初八那一天,我約了朋友在樂古道一間酒家吃中飯,路過荷里活道時一個行家把我叫住,閒談之中他問我有沒有見過宋代的釉裏紅。

 

  我的認知是釉裏紅,正如青花一樣,創燒於元代。網上、坊間最近十多年間有很多文章論及釉裏紅、青花的創燒年代,有人認為青花創燒於唐代的長沙窰,但一般學者專家都同意釉裏紅在元代才出現。

 

 

  釉裏紅以氧化銅為呈色劑,再塗一層透明釉,以高溫還原焰燒成。宋代窰工有沒有這種控制窰火温度的技術,我認為有,但他們懂不懂得利用氧化銅作為呈色劑,再上一層透明釉燒成釉裏紅?我不無疑問。

 

  行家說要讓我一開眼界,我唯有尾隨他進入他的店舖。

 

  還未坐下,他已經急不及待打開電腦,給我看一本書《內蒙古集寧路古城遺址出土瓷器》的封面圖像。他說釉裏紅創燒於宋代,已有出土實物為證。隨後他打開夾萬,拿出一個錦盒,打開給我看裝在裏面的釉裏紅玉壺春瓶。

 

  釉裏紅玉壺春瓶我在拍賣會見過不少,全部標示元代或明代,行家說他的是宋代釉裏紅玉壺春瓶,我唯有上手細看。

 

  玉壺春瓶的胎是白胎帶火石紅,白釉透出鴨蛋緣色,釉裏紅呈色因為窰火控制不足還不完全成熟,與我見過的大部分元代釉裏紅大同小異,行家卻堅持是宋代的東西,又說如果我不相信,可以買一本《內蒙古集寧路古城遺址出土瓷器》對證一下。

 

  行家不知道的是,儘管中國大陸發現了古代遺址,還出土了疑似宋代遺物,主流拍賣行還是不會相信,要多些有紀年的宋代墓葬出土器才會相信。

 

  一支元代釉裏紅玉壺春瓶的拍賣價可以低到幾十萬一支,行家卻叫價300萬,莫非真是奇貨可居?

 

  幾天後我打電話給兩大的「卧底」,聽聽他們的意見。他們異口同聲說聽過出土宋代釉裏紅玉壺春瓶這回事,但暫時不會改變將早期釉裏紅定為元代這一專家意見,要多些出土紀年實物才會改變。

 

早明鈞窰花盆——大英博物館藏

 

  拍賣公司不是搞學術硏究的機構,很多時還有以訛傳訛的地方,如早明的鈞窰花盆、水仙盆,一直以來都將燒造年代定為宋,直至最近才改為明初。

 

  我告訴行家兩大的意見,他叫我試試中國大陸的四大。

 

  他又一次不理解,就算四大同意是宋代釉裏紅玉壺春瓶,但買家不同意,最終還不是流拍!

 

  具爭議性的古董文物從來都不是我杯茶,因為值博率不高、風險大,何況我亦沒有點鐵成金的本事。

 

  古董行業是沒有傻人的。一件古董市值100萬,行家不會叫價200,000萬。在古董行業,傻入(以大幅度低於市價買入)時常發生;傻出(以低過市價五成賣出)則絕無僅有。

 

  天真、自視過高的收藏家我遇見過不少。他們都有一個盲點,以為只有小學、中學教育程度的古董商甚麽都不懂,很容易在他們的店鋪執到便宜貨,並不知道某些古董商其實只是扮豬食老虎。

 

  我認識一個老外二十多年來都說我的東西貴得離譜、拍賣公司是騙子,只喜歡在嚤囉街、舊荷里活商場轉出轉入。結果怎樣?收了一屋子大假貨!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The Beauty Insid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