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8/2019

再看《凜冬烈火》,從麻木到感覺切身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記得第一次看《凜冬烈火》,感覺不算深刻,無盡的衝突場面,看得很麻木。記得2013至14年烏克蘭革命發生之時,看了另一齣關於埃及革命的紀錄片《一切從廣場開始》。兩者分別在於,前者的焦點在推翻政權的一次又一次街頭戰役,視點碎片化,抗爭者事後旁述衝突的情形;而後者,推翻政權的過程只佔電影頭三份一左右,更多的筆墨在期後的權力真空與混亂。

 

 

  誠然,《廣場》的述事稍勝一籌,我們很早與幾個主角建立了感情投射,以至能投入主角在穆斯林兄弟會上台後,感到革命被盜去、被軍方出賣、與戰友分裂的心理。那精神狀態較貼近香港的2014。《凜冬》沒有這種往內的探索,呈現的是視死如歸的悲情與激昂。

 

也是觀者心態的變化

 

 

  在反修例運動中,《凜冬》被引用遠比《廣場》多,除了因為其事態發展奇似,也反映了香港人抗爭狀態的改變。

 

  從一開始示威者被警棍打到頭破血流,還會問「為何」,到後來警黑勾結、不節制的催淚彈,然後到追擊手從高處向人射橡膠子彈、示威者被失蹤,最後出真槍和坦克(如果我們這邊還有回頭之可能)。那些容易讓人感到重複的畫面,原來當我們切身處地的經歷過,就會知道每一個日子、每一個流血的街角、每一個人性下墮的細節都需要被記下。

 

  對於肉身之毀損,我們有更直接、更切身的體驗,我們甚至不用去認識那些人物就能報以同情。再一次看《凜冬》,終於理解這較為微觀的進路。

 

團結過後

 

 

  《凜冬》以運動之最高峰的勝利終結,總統敗走,防暴警察被解散,並只以註腳交代以後更血腥的烏克蘭東部內戰和克里米亞領土爭議,當中還包括馬航17被擊落。《凜冬》的自省性沒有《廣場》深入,但動員力卻遠超後者。

 

  事已至此,或者歷史教曉我們的,只有the worst is yet to come。

 

《凜冬烈火》預告片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