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0/2014

《未來叛變》極權世界的失落情感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張山地

    張山地

    以為躲在黑盒子裏便能逃避現實的紛亂,卻按捺不住在步出光明後,把虛幻扣連生活,思考二三事,呼一口氣,繼續在狹縫中尋找生活的空間。

    深信緣分,不論遇上好片或爛片,也是發掘不同可能性的機會。

    逢周二更新

    偽文青看戲

  近年反烏托邦式的電影,總會帶革命的色彩,《飢餓遊戲》、《分歧者》均是例子,在好像好有秩序和好像好和平的世界下,人民都好像生活得很幸福美滿,但其實背後都有Big Boss去控制。而最近公映的《未來叛變》也是一例,這個「烏托邦」的理想社區更加「幸福」,每個人按著The Chief Elder的劇本而行,每做一件事,都是根據規矩的,(被)捨棄情感,其實又有甚麼意義?

 

因為痛苦,所以快樂,因此我們生存

 

  《未》改編自Lois Lowry的《The Giver》,被The Chief Elder選為「記憶傳承者」的Jonas是全個理想社區唯二能夠擁有人類的歷史記憶,而Jonas的成長過程,其實和一般理想社區的居民無疑,都是依照社區的法規生活,就和他同齡的同伴一樣。

  Jonas是特別的,正如他在電影開首的獨白一樣,他擔心自己與眾不同,害怕孤單,這把聲音配襯著黑白色荒涼的畫面,更顯孤獨。然而,當他接受了「記憶傳承者」這個身份後,得到The Giver所傳授的知識(對,其他的居民只有技能),能夠感受到人生的七情六慾。電影的視覺效果做得不俗,當Jonas有感受時,則用了色彩斑斕的畫面,對照黑白荒涼的社區,反差之大,更顯七情六慾的可貴。

 

  有感受,亦不代表是快樂。人生於世,斷不能夠只有快樂的記憶,總會有痛苦。因為痛苦,相對地我們會更懂得快樂。正如當Jonas面對戰爭的記憶時,也會情緒崩潰一樣。但起碼,我們知道,我們存在,而非像機械般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正確來說,是平淡地讓時間流逝。

 

極權主義的「幸福」?

 

  其中一幕是Jonas以快速搜畫的形式經歷人類的歷史,當中有歡欣和平的場景,亦有曼德拉、64坦克車、戰爭的畫面等。這些畫面都令人想到理想社區的極權。The Chief Elder為了建構她認為理想的國度,以美麗的詞藻去包裝,其實是壞事做盡,更要求居民絕對服從她的權力,限制居民的「語言」,令所謂不符合要求的居民「解決」(即安樂死),更不惜利用藥物為他們洗腦。這也是為甚麼社區了無生氣的原因。

  事實上,電影想探討的範圍有很多,例如烏托邦、情感、極權主義和記憶等,都是值得討論。然而,約個半小時的劇情則不足以把所有事情交待清楚,不只是想探討的只流於表面,連劇情的發展亦稍稍帶過,使最後Jonas重頭戲-叛變,也是倉促完成。倒是Jonas進行叛變過程時,於社區平行發生的衝突,更為可觀。The Chief Elder和The Giver為Jonas女朋友「解決」時的爭論,在論點之外,The Chief Elder有種近乎崩潰的辯解,令人對這個白髮魔女同情,當然Meryl Streep的演技應記一功。

 

  如果大同的背後,是極權的世界,你還希望住在這裏嗎?

 

  偽文青推薦指數:★★★☆☆(概念吸引,但鋪排不足)

 

電影預告片: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