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0/2019

Artist Talk:創作不應有界限,將觀眾變成表演一部分 — 編舞家Frankie Ho

  • 收藏文章
Text: Helena Hau

  喜歡看現場表演,是因為喜歡感受表演者當下所釋出的情緒,那種張力是無法與回帶看錄影相比的。能與表演者處於同一空間感受他們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甚至每一下呼吸,都能將整個表演昇華。然而錄影可以重播,表演卻不能;儘管是相同的台詞、劇本和動作,在相同的場地裏,表演一次、兩次和三次都是不一樣的,它無法完整的被複製,這正正是現場表演的核心。

 

  舞蹈與繪畫、音樂、寫作、唱歌等一樣,都是抒發着某一種情緒、傳達某一種信息,通過肢體的語言、眼神、呼吸作為表達的橋樑。不過印象中的舞蹈表演,大多都是觀眾坐在觀眾席上,看着台上的舞者舞動,即使在同一空間下,好像仍有一條無形的界綫分隔着舞台上的舞者與觀眾,最終形成一種距離、一種觸不可及。

 

  如果,觀眾成為表演的一部分,那又會如何?

 

  Hook Dance Theatre的舞蹈編導兼藝術總監何靜茹Frankie早前就帶來了這樣一個表演 — 《Stay/Away》。為原創舞蹈作品《Stay/Away》注入了不少創新元素,跟以往的表演的不同在於破格的編舞手法和舞台設計,讓舞者與觀者之間的關係與距離變得更加緊貼。整個表演的靈感源於「空間」——香港的實體空間、我們的想像空間……實體空間的狹窄礙於地方小和各方條件,但想像空間卻沒有界綫,不應被自己局限。所以,在太古ArtisTree不大不小的空間中,Frankie大膽的擯棄了傳統舞台,觀者可以隨意穿梭在舞者間,喜歡的也可以席地而坐,將藝術裝置放置於舞者與觀者身處的「空間」中,巧妙地推動了表演。

 

 

 

  Frankie說:「每個人都想主宰一些東西,正如每個人都想評論,想參與,想有存在感。」而正正就是沒有劃分所謂的觀眾席與舞台的設計,觀者變成了表演一部分,而所處的「空間」也頓時成了「舞台」。在觀者看着舞者時,其實舞者也在觀察他們,「這場表演多些人坐下、那場表演有的人只站在角落觀看、有的觀眾還不停跨過我們的藝術裝置、甚至有的明明說了開場後不能拍照,卻仍要拿出手機將當下攝下……」說到這裏,Frankie有些無奈但也笑了。觀眾的參與和反應頓時讓整場表演變得不那麼「常規」,即興的想法讓兩者的關係變得微妙。而讓觀眾參與其中也是滿足「選擇」的一種。「如果你不向前走,你未必看得到,整場表演其實是你去選擇你想看多少。」

 

 

  「以前的作品,我喜歡一開始就『曬冷』,有種衝動,亦按耐不住;也許在香港的生活節奏太快,大家都喜歡觀能刺激,喜歡衝擊的感覺。」但隨着年歲流去,閱歷多了,比起一下子的衝擊,精髓對於Frankie來說,更加重要。「編舞開始,我們在找動作、找可能性,但當舞者演繹時,在當中賦予生命力和故事的時候,整件事變得很有吸引力,彷彿無生活的藝術作品其實就是過眼雲煙。」

 

  談到藝術,Frankie淡淡地說:「藝術不應該有條綫,在創作上也應是無底綫的。」實體空間有數字、有界限,若覺得藝術和想像空間是有限制的,或許那只是我們給自己的局限。在創作一件作品時,你未必會知道甚麼時候才叫完成;就像表演不論在演出一刻或是結束一刻,其實一直都在調整,只為找到最合適的一個平衡點,而這也許是藝術家對藝術作品的執著。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