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0/2018

一個沒有正確答案的哲學問題:舊建築是否就該保留承傳?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Bosco Hong

    Bosco Hong

    畫廊總監,傳記作家。曾徒步六千多公里由香港到倫敦,於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母后舊居,晉見英國皇室眾成員。

    逢周三更新

    遊於藝

  是否任何舊建築,都應該保留承傳?這是一個沒有正確答案的哲學問題。但一座建築是否精彩,精彩到值得保留,例如中環郵政總局?這反而有商榷餘地。

 

  有公眾認為中環郵政總局設計,從採光到郵政運作,建築師都有把心思放於其中,而且進去大堂時感到舒適,空間運用得當,不覺侷促,完全是功能主義建築的極致,所以要納入精彩建築之列,並永久保留。建築師依業主要求設計是建築師的本份,這和建築是否精彩無必然關係。如果真的因此理由而收回拆遷決定,那麼任何人純粹做好職業上的份內事,也應該值得頒獎表揚加冕。

 

  雖然香港受英國統治一百五十多年,中環曾經也像倫敦 Regent Street 般優雅精緻,但英國的建築品味與追求,就像議會民主制度,並沒有渲染到普遍香港人。即使已見過大蛇屙X,例如赤鱲角機場、匯豐銀行總行、甚至是剛改建成酒店的 The Murray 等──噢!抱歉,都是 Norman Fosters 之作──香港人依然把傭俗和平凡視為精彩。原來五十年不變,也包括了香港人的美學觸覺。

 

  最崇高的品味代表,不論從東方的日本、清廷,到西方法國、普魯士,以至英國,向來是皇室。皇儲查里斯曾大肆批評七十年代的功能主義建築醜陋,理應拆卸,最後這些建築在英國的確拆了很多,卻竟然在彼岸的舊殖民地人民當家作主後想要保留,或許這些主張保留的民眾不是戀殖,而是變相成另一種反英抗暴,正如毛澤東說:「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

 

  不過這就給林鄭政府一個扣帽子的難題了:拆掉香港郵政總局,觀感上等同親英國皇室的品味,還是去殖民地化?這交給衛道之士慢慢討論。

 

  中環郵政總局,和精彩二字完全連不上關係。當然保留與否、精彩與否、改建甚麼,是三條完全不同的問題,互相之間是並列而非從屬,沒有因果關係。如一座建築非常醜陋,即使具有文化歷史意義,難道就不值得保留?威靈頓街地下公廁,建築一點也不精彩,而且蔫肨爛臭,但值得永久保留。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